在nice买球鞋抢口红 年轻人如何撑过特殊时期

导读:整个二月、三月,年轻人关注的似乎只有一个主题:究竟什么时候才能轻松出门? 受席卷而来的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影响,大家纷纷都在这个春节假期选择了足不出户,一延再延的复工时...

  整个二月、三月,年轻人关注的似乎只有一个主题:究竟什么时候才能轻松出门?

  受席卷而来的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影响,大家纷纷都在这个春节假期选择了足不出户,一延再延的复工时间也无形之中加重了很多人的焦虑:房租、水电费照交,工资能否按时到账却没有定数。这段特殊的日子中,不仅是病毒对人体健康的一场侵略战,更是对整个实体经济的一记重拳。

  不过,在电商行业,却存在着另外一番景象:从球鞋到盲盒,从潮玩到手办,这条连接着年轻人兴趣和热情的消费平台依然火热。人们坐在家里的沙发上,浏览着手机 app 里琳琅满目的产品,消费的热情并未因疫情而减退。

  · 疫情下电商行业的春天

  其实, 2003 年“非典”疫情正是电子商务发展的一个助推器。由于多数城市进行了封锁,街道和公共交通不见人影,实体商场也是大门紧缩,人与人之间尽量避免直接接触。在这样的大环境下,人们或被动或主动地改变了消费习惯,选择了无需面对面交易的网上购物:线上下单,快递直接送货上门。

  当时尚处创业阶段的阿里巴巴正是借着疫情的势头,迎来了发展黄金期。据统计,2003年6月,阿里巴巴发言人称,从当年3月开始每日发布的新增商业机会数达到9000至1.2万条,而在2001年和2002年相当长的时间内,该数据只有3000左右。

  经过了十七年的高速发展,线上电商已经成为了中国经济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从全球市场来看,中国的电商渗透率已经高达 37%,而北美和欧洲市场的渗透率仅在 11%和 10%左右。线上购物成了人们主流的消费方式,甚至在这次新冠病毒爆发初期,大家抢购口罩、消毒液的主要战场也在线上。据京东大数据显示,今年除夕至初四,全国整体下单金额比去年春节同期增长六成以上;

  北京苏宁物流总经理胡潘表示,北京苏宁易购整体的配送量相比去年有269%的增长。

  · 投身于兴趣消费的新时代

  在新冠病毒疫情期间,线上电商不仅在消费生活必需品及生鲜配送上发挥了极大的作用,在兴趣消费这一原本被视为“消遣”和“潮流”的领域,同样也活力不减。疫情的蔓延在人群中散播了焦虑,而这种焦虑同样促生了年轻人“活在当下”的心情——生活无常,用消费缓解焦虑亦成为了大家纾解情绪的方式。更重要的是,长期宅家的生活,促使人们对自己的生活环境进行反思和改造:自己的家,理应装满自己喜爱、让自己心情愉悦的东西,而不是日复一日地被“基本款”和“必备款”填满。

  疫情期间的兴趣消费并非一时兴起,而是近年来在“新时代消费者”中掀起的热潮。据波士顿咨询公司估计,到 2021 年,年龄在 18-35 岁之间的新时代消费者的城市消费额将激增至 2.6 亿元。与父辈相比,这一代消费者出生在物质条件充裕的时代,从小就受到国际知名品牌的影响和熏陶。消费升级的同时,信息也在升级,中国消费者越来越热衷于研究网络购物信息共享平台获取消费信息。信息化的普及也引发了热衷二次元和兴趣社交客群的出现,据天猫发布的《95后玩家剁手力榜单》,潮玩手办的烧钱指数位列第一。这项看似简单的收藏爱好,过去一年中在天猫上的同比增长达到近190%,客单价和消费频次均名列前茅,仅次于球鞋,成为当代年轻人最新潮的爱好。这些兴趣消费商品都具有展示价值、社交价值和收藏价值,因而成为了一种席卷年轻一代的文化。

  以专营潮流玩具的泡泡玛特为例,它自2015年底正式开拓潮流玩具市场以来, 截至2019年,泡泡玛特已在中国大陆地区拥有400余个零售网点,开设线下直营门店近百家,拥有近300台机器人商店,并覆盖全国近40座城市。最热门的几个盲盒 IP 如 Molly、LABUBU、DIMOO 都是年轻人之间熟稔于心的名字,每季度推出新系列盲盒时也会引起抢购热潮。

  · 社交与购物并行的新潮流

  足不出户的状况下,人们的社交只能借助互联网进行。而对于年轻人来说,盲盒、球鞋等兴趣消费已经成为新型社交货币,丰富着他们的精神生活。而 nice App作为“潮人社区+电商平台”恰好击中了这场大潮中多数人的需求。诞生于2013年的nice以潮流社交为切入点,经过数年的积累,聚集了喜爱潮流的年轻一代,他们有足够的消费能力,也有强烈的消费需求。而在年轻人引领的潮流文化中,球鞋文化正逐渐成为年轻一代全新的“生活方式”。

  新千年以来,随着国民消费水平的提高,诸如耐克、阿迪达斯等运动品牌更深入的开拓中国市场,随之而来的球鞋文化也在青年人群中逐渐流行。球鞋收藏、转卖市场也通过这一方式,在爱好者之中“暗自”运行了多年。在过去的几年, 90 后普遍拥有了自主购买力,随着品牌营销、明星效应、网红带货的火热,原本小众的球鞋文化最终在社交网络的大潮中迎来爆发。球鞋文化以及随之带动的球鞋限量发售、球鞋转卖市场的火热证明球鞋已经成为年轻人最大的兴趣、话题之一,有着广泛的市场需求,带动着价值千亿的市场规模。

  adidas首席执行官Kasper Rorsted去年在接受采访时曾表示,如今的年轻消费者普遍会先通过数字社交媒体渠道来接触和了解产品,特别是在中国。品牌巨头们也明显关注到了社交网络、各类球鞋垂直电商平台带来的新需求。

  在这样的浪潮下,拥有潮流基因的nice 也从 2018 年开始,“顺理成章”地从图片社交平台逐渐转型为球鞋、潮品转卖平台。

  植根于图片社交平台的基因,nice 以“左手潮流社区、右手潮品交易”为基础,“低价+爆款”为切入点,去满足从内容到社区最终到交易服务这一条链路上的需求,其核心在于通过社区“黏住”客户,驱动消费。

  在运营方向上,nice 选择了社区化的内容分发,建立了“潮人社区”的消费场景,通过开箱、穿搭等频道实现了重点内容品类的聚合,让消费者能够在沉浸式的社交氛围中完成消费。在交易模式上,nice区别于传统电商,采用C2B2C模式,卖家在平台上架,买家下单后卖家发货给平台鉴定、查验,鉴定为正品后再发给买家,以此杜绝传统平台在球鞋这类商品中最令消费者头疼的假货现象,从而迅速的占领了潮人用户的心智。

  疫情期间,nice还推出了全新C2C业务模式“直送”,卖家直接发货给买家,省去发往平台的物流环节,在特殊时刻大大减少物流人力,节省了用户的交易时间和成本(此前用户下单到鉴定到收货需要5-7天,直送只需1-2天)。买卖双方可通过拍照留底、拍开箱视频等措施来防范有可能产生的纠纷,nice同时也推出了细致、人性化的赔偿规则和标准,来约束、保障买卖双方的利益,杜绝了被人诟病的炒鞋行为,加大了“哄抬鞋价”的难度。

  社交与消费的结合,是兴趣消费击中年轻人痛点的所在——更重要的是,像 nice 一样的线上社交与电商平台的出现,让年轻人真正实现了足不出户满足需求的可能。疫情并未阻挡它的生机,而在一切结束之后,“出笼”的人们同样会更加主动地拥抱这片文化和消费的海洋。

高端资讯网提示:本页面内容及观点仅供传递信息用,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具体行为建议,本网站对所引用信息的准确性和完整性不作任何保证。

关键词:
分享:
上一篇:天猫Club打造理想生活样板间,为线上体验注入新鲜活力! 下一篇:当棉的细腻纤柔,遇上麻的粗狂豪放——简森

热点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