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行的列车_老人包下整楼示爱

导读:西行的列车_老人包下整楼示爱 从金华到娟儿的那个水乡小镇还有两个小时车程,我担心的熟人真是多余。准确说她家在淳安县下面一个渔村里,我们乘坐中巴到淳安,娟儿在车站寄存...
西行的列车_老人包下整楼示爱
从金华到娟儿的那个水乡小镇还有两个小时车程,我担心的熟人真是多余。准确说她家在淳安县下面一个渔村里,我们乘坐中巴到淳安,娟儿在车站寄存了一辆女士自行车,小姨的。
我们骑着车,我把娟儿放在前面的横梁上,那里有个儿童座椅,估计是小姨家的小朋友平时坐的位置。
乡间小路的风景美得有点不真实,这个时候应该轻轻哼唱那首着名的美国乡村民谣,
“Take My
Home Country Roads”,一边寻找回家的路。
我们就是这么干的,青草或者稻米的清香弥漫在鼻尖,年轻真好!
小姨比我想象的还要年轻,看我诧异的样子,似乎有点失礼。
娟儿就打圆场,“小姨年轻吧,快叫啊!”
我很尴尬,小姨爽朗的笑了,
“娟儿,不要开玩笑了,人家初来乍到,快进屋吧!”
“这个房子是小姨家临时搭建在湖边打鱼时候用的,平时不用,暂时给你住,风景很好”
“挺棒的!”我一下子就喜欢上这个地方。
“你猜小姨多大了?”娟儿狡黠的问我。
“反正挺年轻!猜不出。”
“比我小一岁!哈哈哈!”
小姨性格开朗,和娟儿很像,小姨夫话不多,很憨厚的一个人,面色黝黑,可能是风吹日晒,年纪应该也不大。
中午我们是在镇上吃的午饭,晚饭在小姨家。
在小姨家吃好晚饭,回到湖边的小屋,打开窗户就是湖面,有新月的夜晚,湖水在月光下闪着磷光。
我和娟儿坐在室外的木平台上,在躺椅上吹风,看星星,安静下来就不觉得那么热了!
西行的列车_老人包下整楼示爱
“其实,屋里有台电扇,你可以用。”
“我有一把蒲扇就可以了!”
“你晚上不用回家吗?”
“我和妈妈讲了,这几天来小姨家帮忙,现在又来了个壮劳力,我可以休息了。”
“我吗?”
“是哦!”
“娟儿,我在学游泳了。”
“这么大的游泳池,你可以天天练习了!”娟儿指着面前巨大的湖面。
“不会被鱼给吃掉吧!”我就逗她。
“只会给我吃掉!”娟说着大声笑起来。
“你很色呢!”
“你说的哈!”说着娟儿就来脱我的T恤。
清晨那种冲动忽然充盈身体。
轻轻把她抱进屋子里,可能是刚换的床单,可以闻到肥皂味道,
“是薰衣草的味道。”
“嗯,闻到这个味道我就想睡觉!”娟懒懒的。
晚上,她换了短袖和短裤,显得干净利落。
短袖紧紧包裹在身上,勾勒出迷人的曲线。
“你比以前身材好很多!”我说的比较含蓄。
“还不是给你摸得!”
“怎么会?”
“会的,你看窗前那棵芭蕉长得多好,新鲜,碧绿!”
“那又如何?”
“因为有雨水一直滋润。”
“什么时候讲话变得这么有文化。”
“你就说你发育的好不就是了。”
“你要死吗?”娟儿狠狠的掐我。
我抱紧她笑作一团。
西行的列车_老人包下整楼示爱
我习惯性伸手进去,解开胸衣的搭扣,娟儿小小的乳房挺挺的如雨后的花骨朵,含苞待放,充满青春的活力和诱惑。
握在手里暖暖的,似秋天里摘到一个成熟的果实。
什么时候已经发育的这么丰满,是错觉吗!我记得她只是个小女孩而已……
上一次这种感觉是什么时候,是在那次元旦晚会的夜晚。
晚会结束了,我们仍然很兴奋,元旦休息,也没有什么课,过几天考完试就放假了。
天气有点冷,我把外套脱下来披在娟儿身上,我们绕着图书馆,一圈儿一圈儿地走,直到图书馆的灯熄灭。
“我该回去了,十点半宿舍就关门了。”
“再陪我一会儿。”破例的,那天我很不舍,我们躲在女生宿舍不远处的桂花树下接吻,眼看着值班阿姨关闭女生宿舍的门。
开始我只是个提议,后来娟儿也没有特别推辞。
桂花已经没有金秋十月的浓香,叶子虽然没有落,倔强的在冷风中对抗初冬的寒。
宿舍的灯在一瞬间全熄灭了。
在天地的静谧中就那样贴在一起取暖。
“我们去哪里?”娟儿终于提出这个实质性的问题。
我只是吻着她,吸吮她的舌头,留恋少女湿润的气息,还没有从她的唇齿间苏醒。
“要去哪里吗?快点想想,外面有点冷呢!”娟儿按捺不住心情。
有点惴惴不安的担心。
仿佛小孩子第一次干什么坏事情,担心被大人们发现。
“要去开房间吗,你带证件了吗?”
我本来没想到会有这种惊喜,贿赂一下阿姨应该是可以回去的,但是我并不想那样做。
“我带你去个好地方怎么样?”
“什么地方?”
“不要问,跟我走。”
我有摄影工作室的钥匙,平日里这个工作室是不住人的。里面有一张单人床,只是应急的时候,会偶尔住一下。有时候我会连夜将拍摄的照片剪下来,冲洗放大,第二天送到市中心的冲印社,太晚了就住在哪里。
那是一排平房,在一栋教学楼后面,周围是很高的穿天杨。
冬天叶子已经落尽,夜里不会有人来,只有端头的一个小卖部,晚上可能有人值班,就是平日里我们买啤酒的地方,十一点值班的人也睡了吧!
一只手搂紧娟儿,一只手抓紧夹克的领子,的确有点冷。脚下踩着枯叶,发出沙沙的响声,在静夜里显得很大声。
娟儿不时回头看看四周。
西行的列车_老人包下整楼示爱
“你在找什么?”
“我有一点点怕!”
“怕鬼吗?”我故意抖了一下。
“吓死人了,不要嘛!”
“听老人们讲,每个人头顶和肩上都有一盏灯,夜里鬼魂就不敢靠近。”
“你确定是灯!不是火,那是不是腰里得带一个电池盒,有电线之类的!”
“火多危险呀!冬天很容易着火!”
“你回头的话,灯就会灭,不要到处看。”
“灭了好,灭了安全。”
我们两人就海阔天空的胡扯,编故事。
工作室的日光灯居然坏了,很久不用也忘记修了,只有红光灯,洗照片用的。
幸亏有个采暖的电暖气,赶紧打开。
我们抱在一起,在这暧昧的灯光中,偷偷笑。
抬头,还有我白天挂在晾衣服绳子上的照片,像一片丛林。
在这个小小空间,条件虽然简陋,感觉很安全,没有人打扰,可以安心干坏事。
我的内心有一点窃喜,又不确定娟儿的想法,就试探着问:“你不回去不要紧吗?宿舍同学会问吗?”
“当然会啦,不过昨天玲玲也没有回去。”玲玲是她的同学,在娟儿的下铺。
“她怎么说?”
“开始说去亲戚家了,后来我们就逼问她,终于如实招供了。”
“怎样怎样?”我忽然对这个话题很感兴趣。
“和男朋友去开房间了,其实不止一次了,我们都知道,不好意思问,昨天就变成公开消息而已。”
“哦!”忽然觉得心里安定很多,似乎找到一个干坏事的理由。

高端资讯网提示:本页面内容及观点仅供传递信息用,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具体行为建议,本网站对所引用信息的准确性和完整性不作任何保证。

关键词:
分享:
上一篇:二胎路上你悔不悔?医院猴宝宝扎堆 下一篇:华为薪资公开化,HR你怎么看?公司窗外跑来飞猫

热点文章

发表评论